【生亦何欢】(十三)
时间: 2021-03-31 02:07:45

  这个规格的震动棒不但比普通的震动棒尺寸大,而且表面还有磨钝的硬突,刺激效果应该更佳,林涵蹲下身子,冷笑着把原本插在里面的震动棒换了下来,一口气把那根大号震动棒插入了一小半,吕莎稍稍挺了挺身子,因为那根大棒受到了很大的阻力,林涵则是手上用力,又往里捅入了一小截,吕莎的身体开始控制不住地颤抖,这颤抖来自于下身撕裂的疼痛和骨盆中细微的骨裂声,林涵索性不再用手去推,她抬起穿着高跟鞋的玉足,一脚踹向吕莎分开的大腿深处,一声痛苦的长嘶回荡在狭窄的调教室里,那根粗大的震动棒齐根没入了吕莎红肿的阴部,伴随着微弱的震动,一缕暗红色的血流从阴道里涓涓而出,林涵轻轻地抚摸着吕莎肌肉抽搐的小腹,把震动棒的开关打开,直接调到功率最高的三档。之后她又在药柜里翻找一番,隐约记得刚才调教师拿出的几种针剂,她凭着记忆将这几种针剂找出,又给吕莎注射了一次,也就是说,她注射了双倍剂量的药剂,如果调教师发现,一定会痛心不已,这些药剂非常珍贵,许多材料非常不好采购,而且调配难度也自不用说,她每次使用都会算好剂量,生怕浪费了一点点。  当女调教师又打理了几个新来的性奴后,回到了吕莎的调教室,林涵早已离开,留下早已神智不清的吕莎独自在猛烈的药效下扭腰摆臀。看着吕莎胯下干涸的血迹混杂着浓浓的阴精,以及那狰狞的假阳具,调教师轻叹一口气,摇了摇头。  她已经对正常调教吕莎失去了信心,甚至有了一种超越职责范围的羡慕,只是不知,她羡慕的是吕莎还是林涵。  调教,是一种加工的艺术,它挖掘出女性源自根源的美,释放出压抑在愚蠢规则之下的人的本性。它改变了女人的肉体惯性,从习惯矜持与隐忍,到习惯刺激与渴望疼痛。人都是在扭曲中渐渐迷失自我,最后得到满足。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  调教师其实算是一个违法的职业,尤其是深层调教师,他们与刽子手的唯一区别就是没有杀人,或许也可以称之为心灵杀手,因为他们会杀掉一个女人的自尊与思维模式。  吕莎,一个不知心死为何物的风尘女子,一个带给落银城多年痛苦与欢愉的女人,将要以另一种方式,给予落银城的男人和女人更加单纯的欢愉。  凤凰大厦中心展览大厅。在这个豪华的大厅里今天要举行一个混乱的仪式,调教师们戏谑地称之为「放鞭炮」,所谓的「放鞭炮」就是每个性奴调在教完成后接客的第一天,都要来到这个大厅,躺在中央的台子上,免费供顾客使用一天,所谓的顾客,其实也说不准到底谁是顾客,因为大厅里有接近三百人的坐席,而且不算站着的保安队,按照规则,这些人都有资格品尝这个刚刚调教出来的金铃性奴。  今天的鞭炮会,座无虚席,并不只是因为这是凤凰大厦第一天开始做生意,而是贵泽把一张印有吕莎5P乱交图的传单发到了大街小巷,人们可能不认识警察局长是谁,但是落银城没有人不认识吕莎,更是没有人见识过免费接客的吕莎,落银城在一张传单的蝴蝶效应之下顿时沸腾起来,一个个之前被贵泽放走的男奴隶,或者曾经有亲人朋友被吕莎抓去做了生意的人都在这天的凌晨赶到凤凰大厦,他们甚至有一种狂热和欣喜难以抑制地代替了理智的感觉,他们手里紧紧握着那张刺激的传单,激动地呼喊着「开始!开始!开始!」。  铃!铃!铃!伴着金玲摇曳一个身上束满皮革条的丰满女人走到了大厅中央,她的双手被拷在背后,她的小腿被高跟鞋托得紧绷,她站在大厅中央的展台上,没有任何的隐私,红肿的阴唇轻微地颤抖着,高耸的乳房遍布细细的针孔,青筋暴起的乳肉上还有尚未干涸的奶渍,不知道这个看起来冰冷高傲女人到底在想什么,也许穿在乳头上沉甸甸的纯金铃铛会让她偶尔分神,也许走过某个看客身边时,她暴露的下体会被突然地插入几根手指,但是奇怪的是这个女人对这一切都没有任何反应,她只是静静地按照调教师的指示慢慢走到看台中央,仰躺在坚硬的大理石台子上,双腿打开到M型,这个打头阵的金铃奴,便是吕莎。  贵泽走到台子旁边,向观众席鞠了一躬,之后慢悠悠地走下展台,轻轻地一摆手,人群在短暂的沉默后爆发出疯狂的吼叫,本来白花花躺在台子上的女人在一瞬间就被疯狂的男人淹没,隐隐约约还能看到两条高耸的大腿在战栗中被推来推去,后来干脆就只能靠呻吟和惨叫来判断女人在哪里,这些毫无章法可言的顾客中,有饭都吃不上的乞丐,有每天累死累活做工的苦力,也有挣扎在生存底限的蓝领更有曾经每天都害怕失去阳具的男奴,这些人虽然心思各异但是行动却是没有任何区别,他们蜂拥而上,够不着下身便用手抓上几把,等离得近了,就找机会上她一次,有的人嫌一次不过瘾,又偷偷排在后边上了几次,这其间也发生了一点小插曲,之所以叫小插曲,是因为除了吕莎本人没人觉得这算什么事情,鞭炮会开始的第三个小时,吕莎用高跟鞋踹断了一个男人的阳具,并且惊恐地想从人群中跑脱出去,当然,这个愚蠢的行为并不会给她带来拯救,在这里,反抗只会带来灾难,当贵泽听到保安的汇报后,气得瞪圆了眼睛「妈的,第一天就赔本了。」贵泽马上到达了现场,吕莎早已被再次抓住,因为一个拷着双手穿着高跟鞋的女人是根本跑不出去的,愤怒的男人们并没有给吕莎休息时间,他们把她捆在台子上更加激烈地料理着她,一个捂着下体的男人怒瞪着眼睛看着吕莎,贵泽赶紧叫来了自己的医疗队给这位不幸的客人处理一下伤口,那个男人用几乎昏厥的语气喊着「搞死她,搞死她!」贵泽歉疚地看着场上的客人,他终于下了一个决心,「今天莎奴扫了大家的兴致,我代她给大家赔罪,请各位客人继续玩,今天我破例开放所有权限并且将此会延长两天,各位可以随意处置莎奴,但是我要派医疗班守在旁边,请大家不要见怪。」人群中有几个阴阳怪气的声音答道「谢谢贵老板,这点您可以放心,我们也舍不得她死的。」之后受伤的客人被抬走,人群重新聚集在台子周围,几个保安推来了5辆推车,车上除了水果和瓜子,还有五花八门的刑具和针剂,医疗班的班长看着这些东西不由得暗暗叫苦,这样折腾的话这个奴隶不死也要残,就算是守着她也得加倍小心,这差事是越做越难做。  整个下午,奢华的大厅中充满了夹杂着粗重喘息的呻吟和复杂难明的惊悸的尖叫,混乱的人群出奇地分成了两队,一队围住吕莎的下半身,一队围住她的上半身,当有人插入她的下半身,另一边的人便会抄起几样奇形怪状的刑具去料理吕莎的乳房,不知道有几双手,几根针几根钢条几把细钳子同时伸向了吕莎青紫相间的丰乳,伴随着绝望的嘶吼与疲惫的抽搐,吕莎送走了一波又一波客人,在她将要崩溃的时候,医疗班就会冲进人群,插上氧气,打上强心针,注射一些葡萄糖安神剂,待她重新稳定下来后便补上一针媚药,将她重新让给等在一边的客人,同一个地方,对于吕莎是地狱,而对于男人们则是天堂。  他们免费享受着最高的消费,而且是疯狂的,无休无止的三天时间,第一天的时候,男人们因为迷恋吕莎的肉体并没怎么折磨她,第二天的时候,一部分人开始觉得腻味了,但碍于还有人要用吕莎的下半身,无聊的客人们便把精力都集中在了吕莎的上半身,当男人们把吕莎两个丰满的乳房用细铁条插成了筷子笼,又百无聊赖地滴满了红蜡,之后用皮鞭一遍一遍地抽打,抽掉了干涸的蜡油,抽飞了带血的铁条,抽昏了吕莎,抽掉了男人们最后的忍耐,他们找来灌肠用的粗针管,在针头处接上细针管,把半盆水灌进了吕莎的乳头,伴随着抽搐的抖动,清水夹杂着细细的血丝从穿出乳房的铁条根部涓涓溢出,男人们避开穿出的铁条,狠狠地捏了几把她的乳房,不知道那个东西还算不算乳房。亚洲日韩av i快播电影日韩avi种子下载日韩ava最漂亮演员排行色小姐电影色小姐网址深蓝色小姐服

上一篇:【前妻凶猛 - 47】续 下一篇:【贱女淫心】 第37章 乞丐轮奸后的精液地狱